首页

探索市场牵引的创新体系

  在大连采访,当地领导对一家民营企业推崇备至。

  也难怪,这个只有200多人的大连光洋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中高档数控系统打破国外封锁,使机床这个工业“母机”终于换上中国的大脑。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公司研发大楼门口挂着的几个牌子:清华光洋数控技术工程化联合实验室、哈工大光洋运动技术工程化联合实验室、国家人事部批准的博士后工作站……

  科技部的一位官员来访后感慨地说:“我们一直讲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的创新体系,在大连找到了生动的范例。”

  20多年的技术积累从这里走向市场

  在光洋公司的展厅,总经理于德海向记者展示自主研发的“多通道无线温度采集分析管理系统”。手握住一条金属线,温度变化曲线马上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这个通常是用在极端环境条件下采集温度信息的。

  “国外的一个卖4.5万元,我的卖2.2万元,还是无线的,比国外的还多存储和发送功能。”于德海向记者介绍道。

  而这个技术是大连理工大学教授邵军哲研究了20多年的心血,后来光洋公司与他合作开发成功。“虽然产业化的时候,我们有所改动,但是基础技术还是他的。可以说,没有他20多年的研究成果,我不可能有这个产品;没有我的应用,他20多年的研究可能至今还不能产业化。”于德海深有感触。

  从国有企业科研人员到民营企业负责人,几十年摸爬滚打,让于德海明白一个道理:科技企业的发展必须要有与大学的合作,但前提是由企业提出项目需求。

  “企业的方向偏重于应用,学校偏重于基础,我们和清华大学在数控系统领域合作,他们的强项是对数控技术控制方法的研究,但不是我们的强项;他们把这些数学控制模型建立起来,我们的软件人员把数学模型程序化,而这不是他们的强项。只有这种结合才能实现技术产业化。”于德海说。

  光洋公司自主开发的高档数控系统装在加工中心上,加工速度比日本某公司加工中心快两倍。也就是说,用户买光洋制造的一台加工中心等于国外某公司的两台加工中心。“我们能做快速直角加工,它做不到。这个功能需要复杂的算法实现,这是清华大学的强项,但是功能的需求得由我们提出。”于德海说,大学里有很多技术,但很多情况下他们不知道如何应用,如果企业提出项目,合作开发,这种结合非常完美。目前,光洋公司开发的高档数控系统已可以实现32轴6通道5坐标联动,可以与西门子840D相媲美。

  “我们与清华和哈工大搞联合实验室,不仅仅是单个项目的合作,而是整个领域的合作,我们与清华是数控系统的合作,与哈工大是运动控制系统的合作,然后根据公司提供的项目一起做,这么多年慢慢把产学研体系建立起来了。”于德海说,这个基础是,公司得有自己的研发平台,建立起严格的科研项目管理流程、多专业的先进制造平台。

  企业给的项目让我走上国家技术发明领奖台

  大连轻工业学院生物与食品工程学院副院长朱蓓薇教授凭借专利技术“海参自溶酶”,捧得2005年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在与企业联合开发海参深加工产品的过程中,企业提出了如何解决鲜海参捕捞后必须盐渍,否则就会化掉的问题,因为在加工时必须要脱除盐分,既增加了工序,又增加了成本。其实,这正是由于海参的自溶造成的,由此我们开始了对这一自然现象的研究,逐步揭示出这一现象的本质,实现了对自溶过程的控制,并将这项自主创新的技术应用于生产实践。”朱蓓薇深有体会地说,不走出实验室,不深入企业,就不可能有这项发明。

  然而,由于重研究、轻应用等传统观念以及内外环境中各种不利因素的制约,走产学研结合的道路并非坦途。朱蓓薇对刚刚离世的王选院士的一句话深有感触:“从科研走向市场的过程堪称‘九死一生’”。

  “第一次走出学校时的忐忑、科研成果无法与企业需要对接的尴尬都曾使我犹豫,甚至想到退缩,但最终我还是战胜了知识分子内心深处的一点点清高,在艰难地完成与企业的第一次合作之后,更加坚定地走了下去。”朱蓓薇说。

  “接触生产实际,解决实际问题对从事应用领域研究的科研工作者来说,不仅可以开阔视野、拓宽研究思路和拓展研究领域,而且还能够准确地找到技术创新的切入点。获得国家发明奖的‘海参自溶酶’技术的发明过程,就是最好的例证。”朱蓓薇觉得,在探索产学研结合模式的道路上行进得最快的这几年,是他们为地方经济贡献最大的几年,也是取得科研成果最多的几年。

  研究所里三成科研收入来自企业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物所的研究人员,这些年感受最深的是自己的科研收入变化。2005年,所里的科研收入三成来自与行业、企业的合作。

  “去年是6000万元,是实实在在的来自市场的收入,不是合同额。”该所副所长黄向阳告诉记者,这个比例还在增加。对于一个大的研究所来说,来自国家重大项目的科研收入往往是支柱。

  “为什么企业愿意把这么多钱给你?”黄向阳认为,因为这些成果确实对企业有用。

  大连化物所与企业的合作既有订单式的,即企业提出项目,然后化物所开发,也有直接把自己的重大成果拿到企业转化的。

  连续多年,大连市经委出资50万元,由大连化物所针对一些企业小的项目需求做研究。

  “我们现在参与区域合作,把我们的科研与地方创新体系紧密结合。”黄向阳说。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抚顺石化技术改造工程便是一个成功的例子。抚顺石化投资,大连化物所负责技术开发。

  炼厂干气是石油催化裂解加工生产的尾气,通常含有15% 30%的乙烯,这些宝贵资源通常被作为燃料,甚至以点天灯的形式燃烧排空,长期未得到合理使用。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大连化物所与抚顺石化公司等合作,独创了炼厂干气不经分离与苯生成苯乙烯的新工艺,年产3万吨工业化装置于1993年在抚顺石油二厂投产成功,被列为第三世界科学院具有创新性的成果。

  在第一代技术成功转移的基础上,化物所先后开发了五代催化剂和反应过程,使过程的各类指标都有了大幅度提高,完全顶掉了国外的同类产品,并先后申请美国等11个国家和地区专利20余项,不但为我国技术进入国际市场铺平了道路,也对国外产品进入中国形成了技术壁垒。至2005年年底,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就先后批准在国内开工建设7套规模的干气制乙苯装置,年产共计56万吨,其中包括抚顺、大连和锦州的4套装置,设计年产共30万吨,预计形成的销售收入将近30亿元人民币。这项技术曾被中石化定为“十条龙”之一,在行业内辐射推广和成果转化,被誉为“干气制乙苯模式”。


来源: 大连日报 添加时间: 2006年4月18日